-

“平安城這六萬人不能白死,總要有人為這件事負責。”

“明宋兩朝這次輸了,同時明宋兩朝也不願意麪對江玉燕。”

“既然如此,那這個代價就需要大唐來承擔了。”

“大明決定派出六萬人攻打大唐,這六萬人算是對平安城的代。”

黃公子說完,宋公子也接著說道。

“大宋也是如此,明宋兩朝已經給出了自己的代,接下來就看大唐的態度了。”

“要麼大唐讓出大隋,要麼你從太子之位上滾下來,不然江玉燕不會善罷甘休。”

“不過我還是希你能殺了江玉燕,這樣對大家都好。”

說完,兩人轉離去,隻留下了冷汗布的李建。

其實從那匹戰馬回來的時候,李建就知道事已經超出自己的掌控了。

短短半年時間就能讓六萬人死戰不退,平安城的凝聚力已經超乎想象。

明宋兩朝怕了,他們不想招惹江玉燕這樣的對手。

所以他們需要給出一個代,一個讓江玉燕不敵對他們的代。

到的他們不願意給,所以他們把目看向了大唐。

他們打算用大唐占領的地盤和一個太子,平息江玉燕的怒火。

如果不願意做出退讓,那麼大唐就隻有正麵對付明宋兩朝。

想要絞殺一支十二萬人的隊伍,至需要調同等兵力,甚至更多。

自己這個太子之位,能值這個價錢嗎?

想到這,李建的眼睛已經開始發紅。

因為他知道,江玉燕不死,死的可就是自己了。

......

時間不斷流逝,雖然距離天亮還有一個時辰,但眾人已經毫無睡意了。

因為所有人腦海中都在回想著剛剛的場麵。

為君點絳,為君裁紅裝,也知刀劍無,特備縞素一丈。

老馬識途人不歸,終究相思淚灰。

黃泉路漫漫,請君一待,妾必遙相隨。

想到這,眾人不由再次看向了那白綾隨風飄舞的平安城。

這時眾人心中的埋怨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隻有無窮的敬意。

滿城無一男兒郎,這樣的地方,我們這些江湖人有什麼資格踏其中呢?

若是真讓我們這些男人進了這城池,豈不是對那六萬英魂最大的不尊重。

......

一個時辰很快就過去了,天邊出了一抹亮。

城外的那些子也已經回到了平安城中,唯一不變的,隻有城墻上哪飄舞的白綾。

青木小桌,一杯熱茶,一把摺扇,一襲白。

葉塵的書場已經準備妥當,隻不過這次的書場,異常的安靜。

掃視了一下眾人,葉塵手中摺扇一揮。

一道劍氣頓時在地上畫出了一個圓圈。

“圓圈之,算是臨時書場。”

“書場不乾預圈外之事,同樣圈外的事也不能乾預書場。”

此話一出,一些冇有呆在圈的江湖客連忙向圈跑去。

如今馬上就要有武王級高手戰,要是冇有葉先生的庇護,搞不好小命就冇了。

有的人忙著占位置,但一些聰明人卻看出了端倪。

按理來說,葉先生應該圓圈中心,可是葉先生卻偏偏出現在圓圈邊緣。

想到這,眾人把目看向了江玉燕。

今天的江玉燕同樣也著喪服。

不過奇怪的是,邊冇有任何高手跟隨,而且也冇有踏圓圈之中。

彷彿今天要被刺殺的目標並不是一樣。

等人群聚集的差不多了,葉塵摺扇一揮,開口道。

“今日書場正式開始。”

“不過在書場開啟之前,葉某先說點好玩的事。”

“上期書場結束之後,葉某並冇有公佈下期雜談的容。”

“其目的就是為了給大家一個獨特的書場雜談。”

聽到這話,一些吃瓜江湖客終於忍不住發問了。

“葉先生,今天的書場雜談怎麼個獨特法?”

“很簡單。”

“今天的雜談,我們不談榜單,不說奇聞趣事,隻說一說諸位看到的事。”

麵對葉塵的話,眾人一頭霧水道。

“葉先生,什麼看到的事。”

“我現在看到了很多人,難不葉先生你打算把每一個人都介紹一遍?”

“這當然那是不可能了,這周圍是江湖人士都有幾千。”

“要是葉某一一訴說,就算再來三天三夜也說不清楚。”

“而且普通人的事,諸位想必也冇興趣去聽,難道諸位就不想瞭解一下榜單之外的高手?”

此話一出,眾人的眼睛中開始冒出。

“葉先生,什麼榜單之外的高手?”

“葉某排列的榜單都是在皇朝範圍,王朝雖然比皇朝弱。”

“但這些國家當中,同樣也有高手的存在。”

“而且我好像還冇有把各大皇朝的高手全都點評完吧。”

眾人:(°°)

我好像懂你的意思了,武皇也是榜單之外呀!

因為你還冇有排列武皇榜,這麼說來,今天豈不是會有武皇現?

想明白其中關鍵,眾人立馬催促道。

“葉先生,既然今天的書場這麼彩,那你就快快開始吧。”

“就是,聽完書場正文,我還想聽聽這個獨特的雜談呢!”

聞言,葉塵也不拖遝,開口道。

“書接上回!”

“趙靈兒被封鎖妖塔,劉晉元染重病。”

“和趙靈兒分開之後,李逍遙和林月如回到了蘇州。”

“而原本儒雅的劉晉元,卻對自己的妻子異常苛刻......”

葉塵的聲音緩緩響起,眾人也被帶進了仙劍故事之中。

......

圈外。

看著侃侃而談的葉塵,江玉燕角帶著一笑意。

見狀,李秀寧看了一眼麵前的劍痕,皺眉道。

“你真的不進去嗎?”

“隻要再往前走一步,今天所有的麻煩都會煙消雲散。”

麵對李秀寧的話,江玉燕的眼神依舊在葉塵上。

“以前我不明白什麼人在江湖人不由己。”

“我總認為,隻要能力足夠,那就不會有不由己這種事。”

“可是現在我明白了。”

“我當然能走進圈子,那我後的平安城怎麼辦?”

“十天之前,平安城走出了五萬八千六百三十九個人。”

“他們是為了保住平安城才死的,如果我現在進去了,我該怎麼麵對他們?”

“我該如何兌現曾經給他們的承諾。”

“秀寧,這件事終究是要有人負責的,李世民和李建你隻能選一個。”

聽到江玉燕的話,李秀寧沉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