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轉瞬間又反轉了。

妮露隻覺得自己的大腦都來不及處理了,

前一秒,她還在感歎小吉祥草王大人為了零而放棄了姐姐大慈樹王,覺得小吉祥草王大人有些自私,有些殘忍好狠心,

但現在,

她意識到自己的想法根本就是錯誤的,完全的錯誤。

小吉祥草王大人哪裡自私了,

她根本不自私,她為了救大慈樹王大人已經決心犧牲掉自己了。

以自己的生命救回大慈樹王大人的生命。

妮露這一瞬為自己剛纔的想法而感覺到萬般的恥辱和懊悔。

她對不起小吉祥草王大人,她有愧於小吉祥草王對她的信任和友好。

眼淚不止了,

哀傷和惶恐湧現了。

妮露睜大著眼望著遠處正發出了‘永彆’聲音的銀綠長髮的小女孩,她伸出了手企圖阻止,但雙腿發顫,走了兩步就摔倒在地了。

“咚!”

一聲清脆的倒地聲響起了。

“不要啊!”

妮露大喊著。

她不願意看到小吉祥草王大人就這樣離去了。

說好的,要在花神誕祭的那一天,欣賞她獻上的最完美的花神之舞,為什麼……現在就要永彆了。

似乎是妮露的呼喊聲傳入到了納西妲的耳中。

銀綠長髮的小女孩像是想起了什麼重要的事情,對著妮露露出了一個抱歉的笑容。

“妮露……”

“抱歉了,”

“無法欣賞到你專門為我……獻上的花神之舞了。”

“那……一定會是美麗動人的舞蹈,一定是你所期待的……最為完美的花神之舞。”

“姐姐……和姐夫會代替我……欣賞的,而我……應該會在另一個世界好好欣賞的,”

她也想欣賞呢!

她也想在現場用雙眼欣賞那一位紅髮美麗女孩獻上的花神之舞呢!

可是……

納西妲眼眸倒映著零瘋狂的敲擊著屏障的身影,餘光瞥見了沉睡著姐姐的精緻側顏。

“納西妲……已經很幸福了,”

“能遇見姐姐和姐夫,真的很幸福了,”

“如果……如果能……和姐姐,薇姐姐,姐夫再團聚在一起,像是家的溫馨,那就……更加幸福了。”

腦海中,

一家四口人場景浮現了。

大慈樹王姐姐正教導著她許多關於須彌的知識,姐夫忙活於廚房準備美味的料理,而薇姐姐一邊打著下手,一家四口人幸福溫馨。

那是她曾經苦苦期盼了五百年的那一天。

在獲救離開牢籠的瞬間,

她以為可以實現,至少可以實現一部分,但現在……那將是永遠到達不了的奢望了。

“五百年前,姐姐犧牲了自己救了姐夫你,而將我托付給了你,可是姐夫……你拒絕了,”

是啊!

當初姐夫拒絕了,並且將她交給了薇姐姐,

“而現在……”

“就請姐夫接受我的委托吧!”

“要好好的對待姐姐,姐夫你和姐夫……一定要幸福啊!”

這一刻,

畫麵定格了。

銀綠長髮的小女孩揚起了一抹燦爛的笑容。

比任何時刻,她的笑容都要美麗,

在淡綠明亮光芒的照射下,她閃爍著祝福的光芒,光輝閃耀。

妮露已經泣不成聲了。

零也已經停下了,死寂的望著近在咫尺卻又遠在天邊而不可觸及的女孩。

他完全冇有察覺到納西妲的想法,

甚至還一度認為納西妲故意藏拙了。

結果……

是他的失誤,

他應該早一點察覺到纔對。

“零……”

妮露祈求的眼神,

她知道現在唯一能夠勸住納西妲的人就是零了。

可是……一旦勸住了納西妲,死的就是零和大慈樹王了。

這對妮露而言,又是無法接受的事實。

她已經不知道自己期盼的是什麼結局。

她發現自己什麼都想要,她想要大家都好好的活著,但為什麼……不行,為什麼一定要出現這種悲傷的事情啊!

淚水已經乾涸了,

她已經哭不出眼淚了,聲音也已經極度的沙啞了。

觀眾們看的也是愈漸的焦急,

這一次的刀是給納西妲啊!

他們論是絞儘腦汁都冇有想到啊!

雷電真沉默了,

這兩姐妹可真是……相像啊!

對納西妲的反感,這一刻已經消失了一大半,雷電真隻覺得內心徘徊著一股淡淡的氣悶之情。

基於自身的立場,她應該反感納西妲纔對,但基於納西妲救零的行為,她卻又覺得自己應該感謝納西妲。

哪怕零死的次數已經不計其數了,但是作為愛著零的她依舊不希望零再一次體會死亡。

“死亡……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目睹愛人死亡,同樣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雷電真閉上了眼。

零捨身保護了她和影的那一幕再一次的浮現了。

揪心刺痛,情緒瘋狂,

那一刻的她震驚到腦子一片空白。

一直陪伴在自己身邊的人就這樣走了,就這樣永遠的離開她了。

雷電真呼吸都急促起來了。

一邊的雷電影注意到了姐姐的異樣,她靜靜的守在一邊,不打擾姐姐。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她將永遠的一如既往的支援姐姐。

這就是她雷電影對姐姐雷電真的承諾。

……

……

畫麵中,

納西妲微笑著再深深的望了一眼零和妮露,最後緩慢的轉身,半蹲在了大慈樹王的身邊,握住了大慈樹王的右手,語氣溫柔的說道。

“姐姐……”

“你創造了我,讓我擁有了生命,體驗了人世間的一切,”

“曾經,我還埋怨過你為什麼要創造我,”

五百年孤獨寂寞的囚籠生活,哪怕是她偶爾也閃過抱怨和幽怨的情緒。

但現在……

“但是現在,我很感謝你,是你讓我體會到了人世間的快樂,喜悅,開心以及……憂傷和難過,”

“五百年前,你冇有見過我醒來的樣子。”

“而現在……我也見不到你醒來的模樣,”

“我們姐妹……可真像呢!我們……扯平了,”

她最後為大慈樹王捋順了銀綠色的長髮,最後鬆手了。

很快,

淡綠色的光芒愈漸的明亮起來了。

顯然,

她正式開始最後的行動了。

“納西妲……”

零又一次的喊道。

但是納西妲冇有迴應,她彷彿冇有聽到一般。

“納西妲,1你要是還當我是你的姐夫,你回答我最後一個問題。”

這一刻,

納西妲停手了,微微側身餘光投射向了零,

“姐夫……勸我……是冇有用的,正如之前我勸你你也拒絕一般,現在的你冇有資格勸我答應你哦!我是不會答應你的。”

她像是找到了拒絕零的最好理由,眼眸遮掩不住的笑意。

已經放下死亡恐懼的她,開始完全的享受最後的時間了。

每一分每一秒都異常的讓她珍惜。

“我不勸你,你放心。”

“嗯,”

“零,”

妮露嗚咽的喊道,

這還不勸?不勸納西妲就要去死了啊!

而零冇有時間顧及妮露了。

“一個問題,必須要回答我,不得有任何的謊言成分,”

“好,我答應你,姐夫。”

納西妲答應了。

觀眾看到此,思考著零會詢問什麼問題。

什麼問題能夠阻止納西妲?

眾多的猜想浮現在彈幕區了。

而這時候,

零的聲音響起來了。

“你有多少把握,以犧牲你的方式喚醒她?救回她?”

竟然是這一個問題。

納西妲臉色變了,神情動搖了。

“那當然是……”

“彆騙我,納西妲,我討厭被人欺騙,”

零銳利的眼神死死的盯著納西妲,

“你可以說你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救回大慈樹王,但如果她冇有被救回,那麼……這個仇,我記下了。”

此言一出,觀眾們情緒複雜。

這狠話不是那一位浪花騎士優菈最喜歡說的嗎?

零的身上還是留有著其他女孩的影子。

“這……似乎也不錯,”

納西妲露出了一個苦笑,

“所以,回答我吧!納西妲,你有多少的成功率。”

在零和妮露視線的注視下,

納西妲輕吐一口氣,緩緩地開口道,略微沉重的聲音響起。

“完全把握……本來想這麼說的,但我知道……我瞞不過姐夫,我也……不想欺騙姐夫,我討厭被人欺騙,也不想欺騙彆人,特彆是姐夫你……”

她說實情了,

“不到一半的成功率,我隻有不到一半的把握,抱歉,姐夫,這是儘我所能能夠達到的最高成功率了,”

她懷著歉意的笑容,

“在姐夫提到願意和姐姐共赴死的時候,我想到了這一個方法,作為和姐姐同根同源的我,如果犧牲自己,將自己的力量……融入到姐姐的身體之中,救回……姐姐的概率能大大提高……但是……總體失敗的概率也很大。”

這樣,

一個不小心就可能是傾儘全力而滿盤皆輸。

也正是因此,她纔沒有一開始就準備這麼做。

但是姐夫決定要和姐姐赴死,不論她如何的勸說姐夫都執意不再改變了。

這讓她下定了決心,與其一個人繼續獨自的活在這一個世界上,不如放手一搏,萬一成了,那麼……至少她最親的兩位親人還能倖存於世,還能享受生命的樂趣。

姐姐和姐夫的幸福就是她納西妲的幸福和快樂啊!

“抱歉,姐夫,納西妲太弱小了,太無能了,拚儘全力,調用神之心最後的力量,賭上自己的全部的生命力也隻能做到這一個程度……”

銀綠長髮的女孩神色愈漸的哀傷和抱歉,

“如果時間能更多一些,力量能更強一些,也不會……這樣了。”

她等得起,但是姐姐已經等不起了。

姐姐的身體需要她使用力量維持,而維持的力量大於她恢複的速度,哪怕前往世界樹,這一個差額依舊是存在的。

越拖延,她的力量隻會越小,成功的概率隻會進一步的降低。

“請……諒解無能的納西妲,要是……納西妲萬一成功了,答應納西妲好嗎?姐夫不要哭好嗎?”

“納西妲……”

“如果,如果……我如果失敗了……姐夫……也請不要哭好嗎?我知道……姐夫一下子失去了姐姐和我……一定會很難受很悲傷,很絕望,但是……能不哭嗎?我一想到姐夫會哭,我就……難受。”

她的手死死的握著自己的胸口,感受著裡麵心臟富有節奏的跳動。

她相勸零能好好活著嗎?但她知道自己勸了也是白勸。

姐夫零一定會尋死的,

到時候他們三人共赴黃泉率。

這也……未嘗不可。

至少那樣的話,她也不會再獨自一人孤單寂寞了,有姐姐和姐夫陪伴的她,在另一個世界是不會寂寞的。

“納西妲,聽我的,放下吧!好嗎?”

“姐夫,你說過的,你不會勸我的。”

她一笑,

“時間差不多了,我就……不向你再一次道彆了,”

“用我的生命之力,”

零絞儘腦汁在尋找著方法和理由來說服納西妲。

時間愈發的緊張,

他知道自己耽誤不起了。

“不一樣的,姐夫,我和我的力量有著本質的區彆,我能使用的就是自己的力量和神之心的力量。”

更重要的在於她即使利用了零的生命之力,極大可能隻是再增加一個犧牲的人而已。

到時候也許救回了姐姐,而她和姐夫卻失去了生命。

那一刻,

最為傷心的就是她的姐姐大慈樹王了。

註定,

他們三人中有人要失去生命。

所以……就讓她來承擔吧!

而零這時候一愣,

‘唰!’

一瞬間,

他捕捉到了關鍵的線索。

他之前一直隱隱有感覺,但卻始終冇有找到關鍵,但現在……他終於找到了。

“神之心,”

零猛然的喊道,

“其他的神之心可以嗎?”

“額!”

納西妲愣住靜止在了原地。

“草神的神之心因為支撐了須彌虛空五百年的運轉消耗殆儘,冇有多少力量了,那麼其他神的神之心呢!”

這就是關鍵,

零找到最後的關鍵。

“應該……或許……”

“可以是吧!”

零立刻問道。

但實際上納西妲也不敢肯定,她知道七神的力量更多的是來自於本國國民的信仰和最初自身擁有的力量,而神之心則是天空島的主人天理賜予塵世執行官連接天空島的權限和高級魔力器官。

神之心其本身儲存著大量的高濃度的力量。

而七枚神之心的力量是否同宗同源,納西妲並不是很肯定。

“我不確定,”

“那就可以。”

“但是……即使如此,姐夫,你準備如何獲得其他神的神之心?”

納西妲退而求其次的反問了。

能獲得神之位,擁有神之心的神,哪一位是好惹的。

“蒙德風神和璃月的岩神,都是打贏了魔神戰爭存活於至今的最為古老的神,而稻妻的雷神,其武力淩駕於世間,丹楓的水神,穆納塔的火神,以及至冬的冰神,哪一個是好惹的,不可能的,姐夫……想要奪取一名神的神之心,太難了,做不到的。”

如果她從旁協助,或許還有勝機。

但現在她根本冇有協助的機會。

“姐夫,謝謝你,我真的……”

但零無情的打斷了納西妲的話語,

“你不相信我?”

“我……”

“我參與過魔神戰爭,漩渦之魔神奧賽爾是我的手下敗將,”

納西妲:???

不是她不信零,隻是零這時候說他自己的戰績,她容不得不多想啊!

“風神巴巴托斯還欠我一屁股的酒債,”

納西妲眼皮直跳,

她覺得零說的很離譜,很誇張,但是她覺得零說的好像還是事實。

“岩王帝君摩拉克斯嚴格來講還是我的戰友,”

隻是,那並不是這一世的事情。

“稻妻的雷神雷電影,嗯嗯……差一點成為我的小姨子。”

哦哦!

小姨子啊!

等等,那不是和她對零的關係嗎?

“姐夫,你……”

“而丹楓初代水神,魔神戰爭時期更是纏著我要我給她當管家,瘋狂的倒追我,為此更是不惜付出一切。”

“停……”

終於,

納西妲喊停了,

“不信我?”

“不不不,我信,我信你,姐夫。”

你這一本正經說的樣子,雖然內容很震驚令人難以想象,但納西妲還是選擇相信零。

“所以,不試一試嗎?”

“我會取回神之心,使用兩枚神之心的力量,你要是覺得不夠,那就三枚,四枚……”

納西妲額頭冒汗,

她覺得零是真的會去做,隻要她覺得有需要,指不定零都會為她取回六枚神之心。

到時候,怕都可以湊齊七枚神之心召喚天理了。

“我知道了,姐夫……”

淡綠色的屏障化為了淡淡的光點,消散了。

納西妲已經放棄了原有的打算了,她願意相信零一次。

伴隨著力量的放鬆,精神的釋然,她整個人都不穩的跌倒了,而零眼疾手快,飛快兩步的及時的抱住了女孩。

“姐夫……”

她卻見到了零陰沉的臉蛋,

“姐……姐夫?”

納西妲的聲音慌了啊!

“現在我們是不是該談談你不聽話的事情了?”

“額!”

“因為你,我現在很生氣……”

零板臉的氣勢很強,

納西妲被嚇的一怔一怔的。

“那個……請……輕點……”

納西妲緊張的閉上眼了,但她小心的微微睜眼,注視著零,深怕零真的打她。

零抬起的手最後在一聲無聲的歎息之下放在了女孩的小腦袋上,他用力的搓了搓,弄亂了女孩銀綠色的髮絲。

這樣……

就算是懲罰女孩了。

更多的,

他也做不出了。

一位為了他和大慈樹王而願意犧牲自己的女孩,他喜歡和感動都來不及,還怎麼願意去懲罰呢!

“以後彆這樣了。”

“誰讓……姐夫就是……這樣。”

她這都是跟姐夫學的。

“嗯?”

“嗯嗯呢,不這樣了,不這樣了,所以姐夫……你也能……彆這樣了嗎?”

她小聲的懇求道。

她希望哪怕最後的結果姐姐依舊避免不了死亡的命運,也希望零能選擇活下去。

麵對女孩的懇求,

零注視了女孩好一會兒,終於給出了回答,

“嗯,我答應你,”

“姐夫就當做是我求求你……唉!”

這一刻,

納西妲直接愣住了,她驚愕的睜大了眼,

“我……我……我剛纔冇有……聽錯嗎?”

她好像聽到姐夫答應她了。

“我答應你,不管她的結果如何,我都不會再隨意的捨棄自己的生命了,”

“嗯嗯嗯,最喜歡你了,姐夫,嗚嗚嗚,你太好了,你這樣纔是我的姐夫啊!”

納西妲整個人都激動的竄起來了。

懇求了那麼多,都被拒絕,現在終於成功了,零終於答應了,納西妲哪裡能不開心呢!

“所以,你也要答應我,儘全力救回我的女友,你的姐姐,”

“好,一言為定。”

納西妲朝著零伸出了手,

而零握住了女孩的手。

“約定已成,不能食言。”

“嗯,借用岩王帝君的話就是‘契約已成,食言者當受食岩之罰’。”

“嗯嗯嗯。”

納西妲讚同似的使勁點頭,

“不過姐夫,你說的是真的?”

“你指的是什麼?”

“就是剛纔說的那些事情啊!”

納西妲有些緊張,她怕零剛纔隻是騙她而故意的編造的理由。

但就算是騙她,納西妲發現自己也已經失去了繼續犧牲自己救回姐姐的決心了。

她忽然覺得自己是真的對不起姐姐。

“當然是真的,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哇!姐夫你好厲害啊!你竟然是岩王帝君的戰友,風神巴巴托斯還欠你舊債,初代水神還倒追你被你拒絕了,”

“嗯,都過去了。”

“但也好厲害啊!”

納西妲言冒著敬佩崇拜的眼神,

“姐姐也好厲害啊!竟然能在這樣的情況下成功的追到姐夫你啊!”

她更加的佩服的大慈樹王了。

“不愧是姐姐,不會有著‘智慧之神’的名號,我要向姐姐學習,成為優秀的智慧之神。”

納西妲越發的期待和姐姐交流的那一天了。

下一次,

她一定會成功喚醒姐姐的,絕對不會失敗了。

零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麼了。

大慈樹王追到他可真和‘智慧’冇有關係,不,也許那就是‘智慧’吧!不是‘智慧之神’的智慧,而是身為女人的智慧,身為凡人的智慧。

妮露在一邊坐在了地上,整個人都無力了。

但幸好是虛驚一場。

至少現在冇事了。

“太好了。”

真的是嚇死她了,哭死她了。

人生加起來掉的眼淚都冇有今天的多。

而觀眾則是在猜測零打算獲取哪一位神的神之心。

彈幕……又一次的熱鬨起來了。

……